明朝的方孝孺可说是中国历史上骨头最硬的文人,他在燕王朱棣发动“靖难之役”夺取建文帝皇位之后,表达了强烈的愤慨,任凭朱棣如何软磨硬泡,威逼利诱,就是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,为朱棣撰写继位诏书,还在纸上写了燕贼篡位四个大字。

  方孝孺之所以这么做,因为方孝孺这个人,是当时的大儒,是“天下读书种子”,信奉孔子的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他深受朱元璋、朱标、朱允炆三代人重用提拔,他发誓只效忠于建文帝,在他眼里朱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篡权奸人,哪怕朱棣是朱元璋的亲儿子也不行,所以才会如此抗拒朱棣的威逼。

  朱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,方孝孺如此“不识抬举”,他自然龙颜大怒,下旨将方孝孺诛十族,方孝孺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师长,一共八百多人,几乎被朱棣诛杀殆尽,方孝孺更是被凌迟处死,然后曝尸街头示众,余怒未消的朱棣下旨,任何人不得为方孝孺收尸。(正学方公磔于市,肤骨碎曝,诏毋得收!)还规定谁吃方孝孺一块肉,给一两银子,看起来朱棣对方孝孺是恨之入骨了。

  当时的文武百官都害怕惹祸上身,没有人敢于公开为方孝孺收尸,眼看方孝孺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,这时一个看似疯疯癫癫的乞丐站了出来,他来到方孝孺被凌迟后的尸骸旁边,一边假装吃方孝孺的肉,一边将方孝孺的骨头扔在远处,边笑边骂,守卫的士兵以为乞丐是个疯子,就没有在意。

  后来乞丐趁着士兵不注意,叫方孝孺的遗骨收集起来,放到一个布口袋里面,找了一个地方悄悄地安葬,终于让方孝孺入土为安。原来这个乞丐是方孝孺的门生,他非常敬重老师方孝孺,所以才假扮成疯癫的乞丐,冒死将方孝孺安葬,可惜史料没有记载这个人的名字。

  方孝孺的这个门生让方孝孺入土为安,而他却不知道方孝孺还有一个儿子逃过了朱棣的诛杀,活了下来。话说方孝孺得罪朱棣之后,朱棣下旨捉拿方孝孺的所有亲人家属,当时一个叫魏泽的人,在方孝孺的老家宁海县(今浙江宁波市宁海县)做县尉。魏泽知道方孝孺是忠臣,财富坊999pt坊为了不让方孝孺绝后,冒死将方孝孺的小儿子方德宗藏了起来,当时方德宗才九岁。

  但是魏泽害怕时间一久事情败露,就想给方德宗找个安全的藏身之所,这时一个叫做余学夔的台州人,假装疯癫,透露了自己愿意保护方德宗的愿望,魏泽考察余学夔,知道余学夔是正人君子,于是将方孝孺生前的写的文稿和方德宗,都托付给了余学夔,余学夔马上带着方德宗逃亡到了海岛上躲避风头。

  在海岛上,余学夔教导方德宗学习结网打鱼,然后用多余的网来换粮食吃,就这样度过了一段时间。但是余学夔觉得自己不能让方德宗一辈子做渔民,得让他读书学习,于是又带着方德宗来到城市,去拜访方孝孺的门生俞允。

  俞允是进士出身,学识渊博,俞允得知方德宗就是老师方孝孺的儿子,非常惊喜,就将方德宗收养在家中,教导他读书。当时的睢州(今河南商丘市睢县)知府任勉,也是方孝孺的门生,任勉为了资助方德宗,送给方德宗一些银两,而俞允则将自己的养女,嫁给方德宗做了老婆,给方德宗生了三个儿子,不过为了躲避官府追查,名义上方德宗是入赘在俞允家,生的孩子姓俞,就这样方孝孺的血脉得以延续。

  后来到了明朝万历年间,时过境迁,方孝孺的名誉被朝廷恢复,时任监察御史的杨廷筠,为方孝孺修建了一座祠堂,在里面除了供奉方孝孺的塑像之外,还有方德宗的四个救命恩人:魏泽、俞允、财富坊cff369娱乐城,任勉、余学夔,同时杨廷筠下令,让方孝孺后代,都恢复了方姓,真是大快人心!